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用户中心
该网店暂停注册
© 2005-2019 我走进花鸟市场的熙熙攘攘里时尚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便挤进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驻足观看。我当时太幼稚于是有着诸般嫌弃——蟋蟀面目狰狞好勇斗狠仓鼠胆小懦弱惊惶畏缩而鸟也分许多不同的种类。我穿梭于鸟笼间,挑剔着每一片羽毛的花色长势渐渐地被迷了眼,耳畔鸣声的浪潮异曲同工。到最后反而捧了只孱弱的幼鸟回家,与我想象中的霓裳羽衣全然不同。我始终没有想好它的名字因它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点。无非是一身点缀着灰黑的藤黄草绿像是一片写意的嫩叶边缘晕染进了落笔太迟疑的墨色。一双黄豆大小的黑眼睛就连被赋予的描写都跟其他无数只同出一辙。我十一岁把活物当成一个更为精巧的玩具,无时无刻不去扰它的清净。它做什么我都固执地套进玩具的身份里理解成为我提供特殊的乐趣,无论是扑腾翅膀,还是啄食水米。我向来认为它理所当然为我而活因此得出我为所欲为合情合理的结论。空闲时必定去隔着笼子戳弄,亦或迫使它站在我手上。我不记得喂的大部分时候都有人代劳于是这责任的地位愈发渺小起来。两年前的事情我现在想起来,却觉得仿佛是别人做的。我说不清成长是滴滴点点汇成的洪流,还是一瞬间的醍醐灌顶,它总归姗姗迟来,但永不缺席。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